總統府
台北賓館
國史館


國史館:日治時期設備最新穎的辦公建築

  今日,位於台北市長沙街一段和博愛路交接處的國史館台北辦公室,在日治時期,原是台灣總督府交通局遞信部的所在地。在以總督府為核心的建築群中,遞信部的外觀顯得格外簡潔,色彩沉穩,有別於其他建築物的華麗雄偉,整體造型安靜內斂。

  所謂的遞信部,執掌工作內容包括電信、郵務、儲金、匯兌、簡易保險、郵便年金、航空等監督和規劃,是日治時期台灣全島郵電最高的主管機關,管理範圍複雜,組織龐大,所屬官員員工即超過千人。

  為了安置這重要單位,公元1919年總督府落成後,由總督府土木局營繕課設計規劃,建設遞信局新廳舍(編按:日治時期遞信部組織名稱屢有變更,以下一律以「遞信部」稱之)。

  新廳舍的建築,屬於磚造樣式,地面樓高3層,建築土地面積約775坪,於1924年完成主體建築。日治時期的廳舍建築,多座落在城市中的重要位置上,譬如說街角、街道點或圓環和廣場旁。建築高度約在2樓到5樓之間。遞信部的建築也符合這些特色。

  以鋼筋混凝土加強磚造而成的遞信部,在外觀設計上,正面有12根古典複合式(composite order)柱,東側有四根愛奧尼克式(Ionic order)柱,一樓牆面以寬橫紋帶及圓拱窗襯托,外觀造型上顯現出氣派但內斂的特色,尤其是入口處的設計,並未採用當時官廳建築中常見的向外突出門廊作法,而改以大圓拱門的隧道式入口,給予人四平八穩的感受。

  除了確保郵件電報等通訊暢達之外,遞信部的所屬項目中,也有金融匯兌等與金錢有關的項目,因此在設計遞信部新廳舍時,防盜也是建築師的設計重點,用來處理存款和保存貴重文件的房間,都安裝了鐵門、鐵捲門和鐵製骨架的玻璃拉門。

  1923年,日本發生關東大地震,影響所及,對於建築物的防震和防火攻能格外重視,除了採用鋼筋混凝土構造外,每一層樓的樓板都有鐵樑橫跨,建物高度也較低矮。1樓主要是以放置重物的倉庫為主,2、3樓才是辦公空間。此外,每一層樓都設兩處消防管間道,直接連結自來水系統,確保防火攻能。

  同時,遞信部也是少數日治時期配備有升降設備的建築。

  最早擁有升降設備的建築,為台北鐵道飯店(原址位於今台北市新光三越站前店,二次大戰時損毀),而後總督府、總督官邸和專賣局也陸續裝設升降設備。遞信部的升降機可供載人與運送貨物等用途,是當時罕見的。

  而另一個有趣的設計是「塵取室」,是收集垃圾的專用設備。塵取室的所在位置,突出於牆外,2、3樓各有一處丟垃圾的專用窗孔,1樓則有開口設在戶外的收取垃圾門孔。

  至於遞信部的室內設計上,大量使用了被稱為「漆飧」的灰泥工法。作法是在木摺壁上面塗3層,分別是「下塗」、「中塗」、「上塗」。為了讓灰泥更緊密的附著在牆壁或天花板上,施工過程中,會添加纖維材質,並混入具有黏著性質的材料。

  這種作法,最早是由日籍建築師引入日本本土,而後在日本建設台灣時,也引進了此工法。最大特點是可以防火、調節濕度、抗菌防霉、防塵,同時還能淨化空氣,具有多種效用。

  在經歷多次改建修改後,至今室內空間保留原始樣貌最完整的區域,是2樓會議室,此為日治時期的高等官食堂兼會議室,經常作為重要會議召開的場所。會議室外的「廣間」,是整座建築室內裝飾的重點,挑高的天花板和8根磨石子材質的愛奧尼克式柱,使廣間更添氣派,而2樓的天花板上精緻線角與圓形燈座的裝飾,也是搶眼的重點。

  廣間除了是人來人往的空間通道外,偶爾也會做活動舉辦的場所。日治時期遞信部因女性員工眾多,每年3月常態性舉辦「雛祭(女兒節)」的相關活動,曾於3樓廣間擺放裝飾的雛人形和彩帶。

  二次大戰結束後,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交通處,接管了原來總督府所屬的交通事業;政府遷台後,遞信部建築成為交通部辦公大樓。1998年,該建築被指定為台北市市定古蹟;2006年由財政部國有財產局指定,將該建築分配予國史館使用。今日,此地除了是國史館台北辦公室外,更在專家學者的建議下,循序漸進的完成古蹟修繕和管理。

  博愛特區內新舊建築林立,是政治重心,也是商業和文教的集聚地,更是大台北的交通樞紐,在車來人往中,今日的國史館台北辦公室,仍保持著60年來沈穩厚實的風貌,靜靜的矗立在街頭,述說著屬於台灣的歷史。

 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