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統府
台北賓館
國史館


打造台灣公共建築風貌的舵手-森山松之助

  公元1895年,日本正式領有台灣,此後直至1945年,有整整50年的歲月。以台北為例,做為日本治台的政治與經濟中心,官方對此地的建設是循序漸進的,先丈量土地後,再進行都市計畫更新,以統治者的眼光,完整建構出整座城市的樣貌,因而產生了對公共建築與基礎建設的大量需求。當時深受歐洲建築風格影響的新一代日本建築師,因為在日本本土有著種種環境和文化上的限制,無法盡情施展,於是將眼光放在海外殖民地,例如台灣、朝鮮等建築設計的「新天地」上。加上台灣此時進入日治時期未久,官方也有意延攬勇於表現的新銳建築師進入殖民政府,藉建設成就來展示母國的殖民權威,故而許多建築專業人士紛紛以技術官僚身份來台,將心力和創意投注在公共建設中。

綜觀日治時期的台灣建築發展史,一般認為當時最具影響力者,是森山松之助(Matsunosuke Moriyama,1869∼1949)。他主導或參與多項公共建築的興建,重要作品包括總督府(今總統府)、總督官邸(今台北賓館)改建、總督府專賣局(今台北公賣局)、台中州廳(今台中市政府)、台北州廳(今監察院)等。這位可說是引領當時公共建築設計風格的建築師,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呢?

出生於日本大阪的森山松之助,幼年時因父母離異,由叔父養育長大,1889年於京都的學習院中等科畢業。1893年至1897年間,森山松之助就讀於東京帝國大學工科大學造家學科(今東京大學建築系),在校時師承英籍教授康德(Josiah Conder,1852∼1920)創立的建築學派,跟隨明治時期的建築巨擘辰野金吾(1854∼1919)學習以新古典主義(neoclassicism)為主的建築設計;大學畢業後,1897年至1900年間森山松之助繼續攻讀東京帝大的大學院(即研究所),主要研究為建築內的換氣與暖氣方面設計,這些研究之後均運用於他在台的諸多建築作品中。

森山松之助的設計風格,具有濃厚的歐洲文藝復興(Renaissance)色彩,注重裝飾並強調形式化。他之所以與台灣結緣,一說是始於他受聘於總督府官方,負責1907年在東京上野公園舉辦的第四屆「內國勸業博覽會」中的「台灣館」設計,成果頗受好評。剛好當時總督府官方正在進行新廳舍(指今總統府)的競圖活動,據聞森山松之助對參與此次競圖十分積極,不久便來到台灣,隨後出任總督府新廳舍的工事主任一職,1910年正式擔任營繕課技師。此後直至1921年返回日本為止,森山松之助在台主持或參與各種公共建築的工程設計與營造,前後有數十件之多。他將歐洲式的建築設計與文化大量引進台灣,並將殖民地官方的需求,融合表現在建築中,形成一種頗具個人特色的折衷主義(eclecticism)。

回到日本之後,森山松之助繼續在建築事務所工作。從此時起,他的作品逐漸脫離公共建築的範圍,而改以民間委託的建築設計為主。有趣的是,這些作品的設計風格,明顯受到台灣本地建築的影響,例如位於長野縣諏訪市、被當地市政府指定為有形文化財的「片倉館」,是森山松之助在1928年竣工的作品。他在片倉館的溫泉大浴池池底,舖設了可以按摩腳底的圓潤鵝卵石,此一設計融入了台灣的民間生活智慧,但在日本本土卻是首創。此外,現今東京新宿御苑中為慶祝昭和天皇(1901∼1989)結婚大典,於1927年建成的「台灣閣(御涼亭)」,也是由森山松之助所規劃設計的。這座由當時台灣官方與民間致贈的建物,不僅仿照中國閩南建築式樣建造,其建材也完全使用台灣檜木和磚瓦。二次大戰期間,它僥倖逃過戰火波及,2004年被東京市政府指定為重要歷史建築。

  對於森山松之助建築作品的評價,一般來說,在台時期他的設計風格繁複、華麗、古典,創造了許多可稱為日治時期台灣公共建築代表的作品,具有其不可動搖的歷史地位;而返回日本之後的森山松之助,其作品風格轉趨於洗鍊,多採折衷主義式樣,對日本本土的影響力則遠不如在台灣時,或許是因為他受委託的對象從公共建築轉為民間或商業建築,為此做了適當的調整。但對台灣的公共建築發展而言,森山松之助的設計風格大膽創新,融合了西方藝術特色,不只為當代台灣建築注入了活水,至今也依然影響著我們的城市面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