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返家八千里 黑面琵鷺」紀錄片
不只跨國拍攝黑琵的生命故事
也紀錄了人們跨越政治疆界
為了這個瀕危物種而努力的動人故事

 

 






台灣 王徵吉 台灣長期紀錄黑面琵鷺的台灣攝影家,十六年來籌資走遍全球拍攝黑面琵鷺,甚至曾於旅途中因車禍痛失妻子。如今黑琵已經是他生活的一部份,朋友因此都叫他:黑琵先生。

 






台灣 T41 一隻七歲大的母黑琵,2008年春天被救到台南縣家畜疾病防治所,當時症狀為腳軟、呼吸困難、無法飛行,經判定為肉毒桿菌中毒。幸好防治所的獸醫有了2002年底黑琵集體中毒的救治經驗,順利救活了這隻鳥,並在康復後野放回大自然。她是T41,或台灣第四十一號。

 





台灣
潘玉潔 
台灣師大的研究生,從小就愛鳥的年輕鳥類研究者,在2008年春天參與了一項衛星追蹤黑面琵鷺的研究計畫。親手將衛星發報機,綁上一隻上了標記的T41。並且期待,秋天能夠再度與T41重逢。








日本(北韓)鄭鐘烈 北韓籍卻在日本生長的黑琵研究專家,也是唯一多次前往北韓繁殖地觀察的研究者。早在1987年全球黑琵數量僅有280隻時,從北韓運出一對黑面琵鷺,送給日本東京多摩動物園,開始全球第一個黑面琵鷺人工繁殖計畫,二十多年來,他親手養育黑琵,訓練小鳥飛行……。







南韓 李起變 在南北韓交界的休戰區DMZ (Demilitarized Zone),投入超過五年,深入前線觀察黑琵繁殖地。他發現軍事戒備森嚴的對立邊境,反而是大量還不知身在何處的黑琵,最佳繁殖地點。累積多年的觀察發現,黑琵嘴喙與人類指紋一樣可以辨識……。







中國 張砥生 中國第一位完整以影像紀錄形人坨繁殖過程的生態導演,2001年花了160天在中國東北黃海海域的無人島--形人坨長期守候黑面琵鷺。數年之後,張砥生與台灣攝影家王徵吉重返這個黑琵繁殖島,但卻發現那裡的景況,變得跟當初不一樣了。